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竹笛学会-中.华.笛.箫.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教程 示范 专辑
楼主: 地狱子爵

我的习笛历程(记录我一路习笛买笛的点滴片段)

  [复制链接]

5

主题

107

帖子

1975

积分

上士

Rank: 5Rank: 5

积分
1975
发表于 2015-1-14 22:2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宁保生老师对吹笛口型的要求也极其严,说我以前的口型根本就不对,用上唇和下唇闭合,一来会使脸部肌肉紧张,更重要的是由于嘴唇凹凸不平,闭合不严,气流散且流失多,造成气流声音大,正确的口型是用嘴唇里面的细肉上下闭合,在这宁老师用了一个词“磨合”,说这样“磨合”的好,气流集中,音质就好。宁老师教我,具体的做法是保持正常口型,把嘴闭住,一方面要吹出气来,一方面嘴唇闭着又不让气流出来,等到气流加大,冲破嘴唇的闭合后,形成的口型就是正确的口型,我觉得这样很形象,我一下子就做到了。


==读后很有启发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3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依靠 发表于 2015-1-14 14:26
后续的在哪能查到?

呵呵,谢谢你的支持,这文章的确很早就发过了,在华音和笛友之家,但是这两个论坛相继出了问题,文章一直没有更新,这次我打算一口气更到我现在写的地方。

点评

这是讲的你自己啊好羡慕你,刚开始就能有老师带着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-1-15 09:5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38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逛街的风 发表于 2015-1-14 21:41
真事,真情,感人。感慈母之恩,有泪盈眶……

读完,实为难得之佳作。楼主笛子吹得好,文采也极好。盖 ...

多谢兄弟的谬赞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4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宁老师劝我放弃考音乐学院的梦想,但是我一下子并没有完全放弃,还存有侥幸心理,听师傅说,考解放军艺术学院,要是跟着军艺的老师学习考上的几率会很大,母亲也鼓励我,需要花钱的时候咱们卖房。后来母亲多方打听和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曾杜克老师联系上了,我和母亲利用周末又一次去了北京。
        辗转许久到了军艺的门前,记忆中这时候已经是冬天了,虽然校区里的树木都光秃秃的,但是看上去仍然庄严异常,我们走正门,门卫拦住我们,问有预约没,没有的话不能入内,我们说有,然后门卫用电话联系了曾杜克老师,确认后方放行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4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到曾杜克老师家,老师说他近期牙疼,不能教学,就让他的学生教我,在等他学生的同时,我们向他打听了考军艺的情况,曾老师说,军艺是每几年才招一次,去年刚招了一人,现在的笛子处于饱和状态,所以近几年可能不会在招了,听到这话我算是彻底死心了,当时就做下决定,不再考虑音乐学院,一门心思学习。
        一会,曾老师的学生到了,他是个浓眉大眼很帅气的山东汉子,曾老师说他在考军艺的时候,每个礼拜都要从山东坐火车到北京和曾老师学习,然后住旅店,周日晚上再坐车回去,真的很辛苦。
        这个山东汉子说没有拿笛子,让我和他去宿舍去取下笛子,我就跟着他去了,宿舍是旧楼,不太敞亮,但是很干净,我忘记什么原因了,他最后还是没有拿到笛子,只能返回曾老师的住处,用我的笛子教学。首先,他教我运气的方法,我说我用胸腹式呼吸的方法吹笛子近一年多了,随着吸气量越来越多,吹笛时间久了腹部就疼,是不是运气方法不对,他看了我的呼吸方法说,我的呼吸方法没有问题,疼是正常现象,因为横膈膜还没有完全适应,以后慢慢就好了,他之前也疼过,我的这个疑惑终于解开了,之前一直在怀疑自己的方法不对,但是到了宁老师家,忙着学习新东西,但是总是记不起来问,听到他这么一说,这下我可以坦然的接着练习了,过了不多久,腹部真的就不再疼了。这位山东老师还让我吹了DoSo的颤音,说这两个音一般人很难颤起来,但是我的手指颤的蛮快的,不还是不够灵活,出来的效果就是颤音不够平稳,让我平时练习的时候多注意,尽量吹的平均些。接着还让我吹C调笛子低音So的双吐,这个我是真没练过,根本吹不响,而他给示范吹的特别清晰,让我羡慕,看到了差距,他让我不要忽略低音的吐音,平时低音和高音的吐音交替练习。后来他说我的笛子都不好,我这个水平应该换一些好笛子,当时我有些不解,我觉得我的笛子不错啊,好笛子比我这些笛子能好在哪里呢?其实说实话,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鉴别笛子的好坏,因为我所接触的笛子都差不多,甚至更差,只认识森雀和董雪华,在琴行卖的董雪华的中档笛子在我看来就是不可多得的好笛了。现在这么多年里,我断断续续见识了许多制作家的笛子,也拥有了不少名师制作的最高水平笛,回过头来再吹当年的那些笛子,发现真真是难吹的很,这时才真正理解了这个山东老师的话。
        这堂课大概是一个半小时,末了,曾老师致歉说牙疼不能教我,所以这次学费免了,下次来的时候再收学费,我们谢过曾老师,拿了曾老师的名片离开了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4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从这以后,虽然母亲已经从各种途径打听到了张维良、戴亚老师的电话,但是因为理想的转舵,我只能抓紧课业,笛子吹的也少了,高二、高三两年很少吹过笛子,从此也再没有去过拜师了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44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转眼到了高三,全省艺术特长生要通考,合格后高考加分,为了高考能够领到加分,这时我才又重拾笛子,不过已经感觉退步很多,曲子都力不从心,什么吐音,什么颤音完全不是那个感觉了,吹的不好也开始埋怨笛子,这个不灵敏,那个不雅观,这时我们家开起了饭店,经济条件好些了,所以就又萌生了买笛的念头。这次跟父亲联系,父亲倒是十分爽快,说买吧,我心里真是一暖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当天我就去乐器店买了一支董雪华的E调和一支D调。E360元,单插接铜,两端镶黑牛角,刻金色的诗词,这支笛子非常好各个音区都很灵敏,而且高音好上,我原先那支引以为豪的森雀E一下就被比下去了;D200元,单插接铜,两端镶白骨,刻白色诗词,这支D调当时也感觉不错,重要的是这两支笛子都有锦盒,外面用繁体写着灵声笛箫社,拿出去很有艺术气息,而且高端大气上档次。这下我练笛一下就信心大增,不过可惜的是这两支笛子在上大学后都裂了,当时自己不会修,长时间不吹裂痕越来越厉害,返厂修了一次仍是不行,后来我又买了新的笛子后,这两支笛子就失宠了,D调送了朋友,E调经过我们乐团几次搬家,也不知所踪了,没有留下任何照片。
             我这时练笛时间并不长,也没起多大作用,然后就匆匆上了考场,考点在石家庄的一所学校里,我母亲陪我到了石家庄,在去考点的路上满是学艺术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,在一辆公交车上,我碰到了琵琶女孩与她的母亲,我为她母亲让了座,然后我俩站着寒暄了几句,到站后各自到考场考试,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45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     对于考试的场景我记忆不是很深刻,就记着评委老师不是很多,进去以后我刚吹了《春到湘江》的引子,一位评委老师说,你吹下后面的快板,看来这位老师也是吹笛子的,我就照他说的,草草的从快板开始将曲子吹完,感觉发挥不是很好,我走出考场,这时从考场里出来一位老师,说自己是河北科技大学的老师,说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报考他们的学校,还为我简单的介绍了学校的专业,然后给了我名片,名片上写着这位老师叫林会如,我谢过这位老师,接下来到另一间教室进行听音和视奏,因为以前在学校的音乐班有些基础,所以发挥还算不错。考完后,我在考场外与母亲汇合,我跟母亲说了名片的事,这时旁边的家长接话说,她的女儿也接到另一所学校的名片了,但是她问过另外其他好些孩子,都没有收到名片,我们揣测,可能是专业水平好的,老师看中了才会给名片吧,我把名片交给母亲,由母亲为我保管。考试就这样匆匆结束,我通过了考试,可以为高考加二十分了。
             回到学校后,继续紧张的学习,再也没有吹笛子,经过几个月的煎熬后,终于迎来高考,终于可以摆脱痛苦而压抑的学习生活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4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久违的轻松生活并没有让我再拿起笛子,而是每天玩游戏、睡觉来打发时间,等着高考成绩下来。成绩下来后,我的分数高出本三线五十分,但是离本二线却差四十分,这就意味着我即使艺术加分了,也没有任何用处。老师说我发挥的不好,建议我补习一年,肯定能考上本二,但我了解自己,我文科是极好的,在全年级都数的上,但是数学,英语两门主科却差的很,所以没有听从老师的建议,准备填志愿,报学校。这时我想起了那张名片,母亲就给名片上的林老师打了电话,林老师说要想学校承认艺术加分,还必须到学校参加面试,明天就开始面试了。我和母亲便急匆匆的搭便车,驱车六小时赶到石家庄,这时正值夏季,我第一次感觉到石家庄的热,热的有种窒息的感觉,我们找到学校,联系到林老师,然后报名准备面试,面试是傍中午进行的,我照旧还是吹《春到湘江》,因为天热,身体出汗,笛子在我嘴边顺着汗水慢慢下滑了一点,笛子发音也差了,吐音效果也差了,感觉这次是演出以来表现最差的一次,然后又进行了视奏,我下来之后,一位组织面试的师哥说,你其他吹的还成,但是吐音不行,然后我和这位师哥聊了一阵,才知道他是吹笙的,水平很高,现在大二,是学校民乐团的副团长。
        我出了表演厅,找到母亲,这时母亲正和另一位母亲聊天,在这位母亲身边有个很漂亮的背着二胡的小姑娘,她母亲说她们是秦皇岛的,她的女儿平时学习一般,但是高考超常发挥,超出了本二线几分,这个分数原本一般的本二院校都很悬的,但是如果加了艺术分就优势很大了,所以她们来参加学校的面试,聊了几句我们就走了。后来我和这个女孩都考入了这所学校,都被吸纳到校民乐团,她是本二,我是本三,不在一个校区,平时见面只能是每周的乐团排练时期,大二时我们搬了新校区后,我们住在一个校区,当时我升任乐团副团长,负责新校区团员的联络工作,所以彼此有了号码,我偶尔给她发信息通知排练相关事宜,一次我的银行卡丢了,非常着急,她知道后发来信息安慰我,我心里一热,小小感动了一把,后来我们有了信息来往,不光是乐团的事了,偶尔聊聊天,一次说起当初到学校面试的事,她说那天第一次见到我,也对我有好感、印象深刻,我顿时感觉到造化弄人,因为这时她已经有男友了,而我一直以来对她是很有钦慕之感的,但在她的美丽面前我有些自惭形秽,不敢造次,如果… …但是现实没有那么多如果可以假设,这也许就是缘分,是没有交集的缘分。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77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8602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5 08:49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言归正传,考完试后我们又急急忙忙赶回学校,填报志愿,在回去的路上,母亲接到林老师的电话,说只要我第一志愿填报河北科技大学,我就肯定能走,林老师会亲自给我提档去,我非常高兴。第二天到学校后,同学们都在为填报什么学校而发愁,我却非常轻松,把第一志愿填报河北科技大学,剩下两个志愿随便填了个学校,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。
        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,漫漫暑假,我总是自己闷在家里,父亲母亲都提议我出去旅游一番,这时我们家饭店开的很红火,经济上很宽裕,我就在报纸上找旅行团,找到一个去四川九寨沟、乐山、峨眉山的团,要三千多,我跟父亲提了之后,父亲说有些贵吧,然后就没了下文。后来母亲说要带我去北京玩,我想还能再买几支笛子,就很高兴的应下了母亲。接着我们又一次去往北京,到了北京后母亲看到去旅游的团就想报上让我去玩,但是由于以前穷苦日子过惯了,我总觉得这样玩太奢侈,还不如买几支笛子,所以就一直没有报团,而是和母亲又一次去了张国柱老师的笛子店里,这次我本想买支大G,张国柱老师为我挑了一支后,母亲说,好不容易来一趟,还有哪个调需要就买,所以我说还想要一支F调,张国柱老师又为我挑了一支F调笛。这两支笛子都是刘顺生制的,苦竹,双插接白铜,两端镶牛角,大G450元,F350元。说实话,后来这两支笛子我都并不喜欢,F调还可以,就是超高音也比较难上,尤其大G,吹了没几次就不想吹了,因为发音太迟钝,很费气的,当时没有音色的概念,反正觉得就是不好吹。F调笛子在大学乐团的时候,没当回事四处乱放,后来可能留在乐团了,而大G调早早入库,现在还在地下室,被尘土掩埋。
        在张国柱老师的店里,我们打听宁保生老师的近况,想去拜访,张国柱老师说宁老师现在正在台湾讲学,我们这次是无缘得见了,我们只好作罢。在北京呆了二三日,我还是嫌旅行贵,一直没有报团旅行,母亲带我第一次坐了地铁,第一次去了天安门,就这样我们北京之行就结束了。
         后来等到录取通知下来,我果然被河北科技大学录取了,我到学校拿到录取通知书后,突然想起了当年考宣化一中时,对我帮助最大的杨老师,我就手捧着录取通知书去找杨老师,一来去看望他老人家,二来报个喜,但是到了他的住所附近,才发现这里变化很大,已经找不到杨老师的住处了,我向附近的老人打听,这里教吹箫和葫芦丝的杨老师在哪住,可是他们都说不认识,我只能抱憾的离开。当年带我考宣化一中的时候,杨老师是七十三岁,到今天,算来他应该八十多岁了,不知他老人家现在还是否在世。现在我还时常挂念着他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




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竹笛学会-中.华.笛.箫.网 ( 赣ICP备14007250号 )  

GMT+8, 2020-12-1 04:46 , Processed in 0.033415 second(s), 43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